德国政府新A350专机喷漆完毕调机前往法国
来源:德国政府新A350专机喷漆完毕调机前往法国发稿时间:2020-04-02 10:56:11


但是,特朗普能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之时,疫情已经比较严重了,这个时候再采取的一些措施也有点晚了。从这个角度而言,美国早期疫情防控不力或许也不能怪特朗普一个人。

疫情中霸权与联盟本身狭隘的自我封闭和损人害己表现,正促使日、韩、菲等结盟国家进行再思考,联盟主导国际秩序的观念在疫情冲击下愈益失掉了往昔的吸引力。在当前艰难抗疫的形势下,各国最终应该会理性地选择协调应对之路。随着公共卫生安全成为国际关系中的高层级议题,抗疫国际合作的规范与能力逐渐完善和加强,将为国际关系自身生态的改善以及国际秩序的持续良性改进奠定基础。

第六,新冠疫情的传播与防控深刻影响着当下处于关键转折阶段的中美关系。美国民众与地方州县展现出密切对华交往以获取疫情防控经验与物资的意愿,中美抗疫合作的地方与民间基础较扎实。然而美国政府以“疫情政治化”手段将抗疫不力带来的社会经济动荡后果“甩锅”中方,持续顽固地以地缘政治理念制造摩擦和“污名化”中方,这些做法实则构成中美合作抗疫的严重障碍。抗击疫情会加强美国地方州县和民间与中国的合作基础,但却似乎改变不了联邦政府持久边缘化中方的立场。

虽然特朗普的个人支持率有明显上升,但在和民主党2020年参选人拜登一对一比较时,他却落后拜登9个百分点。福克斯新闻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和拜登一对一比较时,特朗普支持率为40%,拜登为49%。拜登显然也对特朗普个人支持率上升不以为意,他在NBC的一次采访中表示,这是危机时刻美国的典型反应,“总统的支持率总是在危机中上升”。

专家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或有利于特朗普提升名望

新京报记者就此对话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听他阐释其对于美国疫情的观察,分析疫情对美国政局的影响。

袁征认为,美国确诊病例近期快速增长并超过10万例是在预料之中的。首先,这是因为美国的检测数量大幅增加了。早期联邦和地方政府都不重视检测,CDC分发给各地的检测试剂盒又出问题了,导致美国的检测数量非常小,确诊病例自然也少。在美国进入紧急状态之后,各地加大检测能力——检测得多了,确诊的自然也就增加了。

袁征指出,美国早期疫情应对迟缓有主观和客观两方面的原因。主观上而言,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对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认知和重视度其实是不够的,所以他们直到病例快速上升才采取部分举措。

第四,新冠疫情全球传播及国际社会在应对过程中遭遇的挫折,使人们更加警觉当今国际关系稳定面临的“致命威胁”。新冠病毒没有国界、身份或种族意识,那些盲目追求“本国优先”、单边主义和霸权地位的“自我中心”国家,不仅会遭新冠疫情更严重的冲击,还会破坏国际合作应对疫情的努力。

从美国社会文化的角度而言,美国人民的价值理念是个人利益至上,他们崇尚自由、崇尚自我,所以不喜欢戴口罩,也不喜欢被管控。因此在美国是没办法实施全面封锁举措的。即使是在很多州市实施居家隔离令,很多人可能也不大愿意遵守,无法起到在其他国家那样的防疫成效。